1. <dd id="euqkq"><noscript id="euqkq"><video id="euqkq"></video></noscript></dd>

        <dd id="euqkq"><track id="euqkq"></track></dd>
        <dd id="euqkq"><track id="euqkq"><noframes id="euqkq"></noframes></track></dd>
        <em id="euqkq"><acronym id="euqkq"></acronym></em>

          電話:0519-87368801

            0519-87368802

            0519-87368806

          傳真:0519-8736081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蘇省溧陽市中關村科技產業園騰飛路

        擠壓過程中飼料營養成分的變化

        發布:aeromac 瀏覽:2370次

        從保留營養成分的角度來看,擠壓、膨化優于其他加工工藝,因為在其加工過程中有效地破壞了抑制因子及原料中沾染的微小生物(Bjorck and Asp,1983)。但是,由于機械剪切和高溫、高壓的影響,擠壓、膨化會使物料產生化學變化,這些變化有可能改變飼料原料的營養價值或性能。擠壓、膨化加工可使淀粉、膳食纖維、單糖或雙糖、蛋白質和維生素等發生有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1) 擠壓過程中碳水化合物的變化和對動物生長性能的影響
        碳水化合物是有機物中含量最豐富的物質,也是構成飼料的重要成分,可以充當粘合劑、粘性構成物、懸浮劑和乳化劑的作用,使擠出的產品具有一系列膨化產品的性狀。碳水化合物可分為可消化的和不可消化的兩部分??上奶妓衔锇ǖ矸?、蔗糖、乳糖和一些寡糖、單糖等(Asp and Bjorck,1989)。不可消化的碳水化合物包括豆科植物種子內的寡聚糖和細胞壁多聚糖(膳食纖維,包括纖維素、半纖維素和木質素)。
        可以提供可消化的碳水化合物(淀粉)的主要原料有小麥、玉米、稻谷、大麥、燕麥、高粱以及其他谷物類和它們的副產品(如次小麥、麥麩、玉米粉、米糠等)。將淀粉原料或谷物類籽實膨化可使其中的淀粉糊化(糊化即淀粉顆粒的晶體結構不可逆的破壞)。糊化可以提高消化率,因為糊化后的淀粉可以大量吸水膨脹,增加了淀粉淀粉酶接觸的機會,從而加速淀粉分子間連鍵的斷裂,使淀粉變為簡單、更易吸收的糖類。因此,糊化可以提高淀粉的消化率,從而提高飼料效率。
        用膨化玉米和玉米粉飼養仔豬的研究結果表明,膨化玉米對氮或賴氨酸的利用率沒有影響,但能提高玉米的消化能和代謝能,使其具有更高的能量效價(Herkelman et al.,1990)。Noland等(1976)指出,含鞣酸量高的高粱籽實膨化后飼喂仔豬,可以提高能量效價與氮的消化率。Fedle等(1988)用膨化大麥飼喂肥育期的豬,結果發現在其回腸末端的飼料干物質、總能、淀粉和氮等的消化率分別提高了12%、12%、16%和11%。據Hancock(1992)報道,膨化高粱與膨化大豆可顯著促進飼養肥育期生長,提高飼料消化率。他們在另一篇報道中指出,高粱淀粉在淀粉酶作用下的水解率和腸對淀粉的吸收率,不是同一批加工的產品其糊化程度不同,這可能與物理化學特性的差異有關,如淀粉的顆粒結構、粘滯性、溶解性、大分子的修飾以及脂類化合物的構成等(Asp and Bjorck,1989)。
        (2) 擠壓過程中蛋白質的變化和對動物生長性能的影響
        某種蛋白質的價值取決于它的消化率、必需氨基酸的含量水平及其生物效價。植物蛋白質在經過適度的熱處理后,其營養價值通常會因為抗氧化因子被破壞而有所提高。膨化加工被認為可鈍化胰蛋白酶抑制因子及其他抗營養因子(Asp,1987)。飼料及其原料中的酶類(脂肪酶和脂肪氧化酶等)如不予以鈍化,它們將會在飼料及其原料貯存過程中引起變質反應,可能影響到飼料的風味(Chefter,1989)。膨化對酶的鈍化有利于飼料在長期貯存后仍然保持穩定性和適口性。
        (3) 擠壓過程中纖維的變化和對動物生長性能的影響
        纖維的使用常常因為其對膨化過程有影響而受到限制。膳食纖維由纖維素、半纖維素和木質素組成,常被定義為由多聚糖和不可消化的木質素構成的物質。膨化時的熱處理產生的影響可以改變膳食纖維的含量和組成(Asp and Bjorck,1989)。高纖維含量的配料在膨化加工后可溶性纖維含量提高3%左右,碳水化合物的分解率提高4%-5%(Huber,1991)。據Bjorck等(1989)報道,面粉膨化后不溶性纖維可轉化為可溶性纖維,加工前的面粉原料中可溶性纖維含量為40%,加工后變為50%-70%。將小麥加工成面粉時沒有這樣的轉化發生。但是Bjorck等在其最近的研究中發現,加工條件溫和時纖維組分含量與原料相比并無顯著差異,只有在條件較劇烈時才有明顯變化(Bjorck et al.,1984)??傊?,溫和或適度的膨化條件更劇烈時,膳食纖維含量會增加,這主要是因為產生了抗酶解的抗性淀粉小體。膨化產品中抗性淀粉的減少可能與出模前的快速冷卻有關,因為快速冷卻可防止結晶直鏈大分子形成抗性淀粉(Asp and Bjorck,1989)。
        在許多非反芻動物飼料研究中,纖維被看成飼料中的非營養組分。但是近年來的研究結果表明,膳食纖維可以通過VFA發酵法給處于生長期或成年期的豬提供其所需能量的30%-50%(Hancock,1992)。
        Bjorck等(1984)證實,與未加工小麥相比無顯著差異的原料面粉,膨化后可以增加鼠腸道內的酵解反應。
        (4) 擠壓過程中脂肪的變化
        擠壓作用會使甘油三酯部分水解,產生單甘油酯和游離脂肪酸,因此從單純處理來看,擠壓過程將降低油脂的穩定性。但就整個產品而言,擠壓產品在貯藏過程中游離脂肪酸含量的升高顯著低于未擠壓樣品。這主要歸結于擠壓使飼料中的脂肪水解酶、脂肪氧化酶等促進脂肪水解的因子失活。
        脂肪及其水解產物在擠壓過程中能同糊化的淀粉形成絡合物,從而使脂肪不能被石油醚萃取。這種絡合物的形成使脂肪不易從產品中滲出而給產品一個很好的外觀。這種絡合物在酸性的消化道中能解離,因此也不影響脂肪的消化率。
        脂肪對飼料的質量、成型、適口性等作用較大,但從總體看,脂肪的存在不僅影響最終擠壓產品的質量(主要是膨化度),甚至可能影響整個擠壓過程的順利進行。例如對脫脂大豆粉的擠壓,其脂肪的含量不應該超過1%;在飼料工業的膨化料生產中,單螺桿擠壓機油脂添加量在0%-12%時,對擠壓效果無影響;當添加量在12%-17%范圍時,添加量每增加1%產品的體積質量就增加16g/L。添加量繼續增大則效果更差,當超過22%時則產品失去一般擠壓的特性。因此擠壓應以含油量低的原料為好。
        (5) 擠壓過程中維生素的變化
        膨化加工的主要母的是通過調質,使原料中的營養成分間形成一定結構。采用擠壓成形等方法可改變淀粉和蛋白質,或者改變飼料原料的一些功能特性。盡管膨化對主要原料成分的改變作用是人們所希望的,但同時它對維生素的影響卻是有害的,因為許多維生素容易被熱、氧氣、水分和光線破壞。膨化加工除了溫度、水分和氧氣3個因子外,還有其他對維生素產生影響的因子,如原料、壓力、物料流量、螺桿轉速、輸入的能量、壓模開孔面積、剪切鎖、氧化還原反應和干燥溫度、干燥時間等。Schlude(1987)描述了維生素在膨化過程中的穩定性,指出物料流量、添加的水以及輸入能量等都會對VB1、VB2、VB3、葉酸等維生素產生影響。物料流量的增加盡管會引起壓力的相應上升,但仍然可以提高VB1、VB2、VB3等在產品中的存留量,因為在膨化腔中停留時間較短可以使維生素受到的影響減少。葉酸如同其他B族維生素一樣,當物料流量大于90kg/h后所受影響減少。高含水量可以降低擠壓物的溫度及其在膨化腔中的滯留時間,因而可以提高B族維生素的存流量。輸入的單位機械能(SME)與維生素的存留量呈負相關關系。
        在另一個研究中發現,VB1存留量隨壓模開孔面積的增大而增大,隨溫度的升高而降低。但壓模開孔面積對VB2沒有任何影響,VB2的損失主要是高溫引起。
        對膨化加工最敏感的維生素是VA、VE、VC、VB1和葉酸,與此相反,其他B族維生素(如VB2、VB6、VB12、尼克酸、泛酸和生物素等)都很穩定(Schlude,1987)。Coelho(1994)指出,在膨化機中VE醇、甲基萘醌亞硫酸鈉(MSBC)、VC和包膜VC等都是不穩定維生素,這些維生素在最低膨化溫度與最短滯留時間條件下損失20%的活性。微膠囊型VD 、VE醋酸酯、VB12、VC磷酸酯和氯化膽堿在通過膨化腔時只有少量損失,即使在最高膨化溫度與最長滯留時間條件下,它們也會保留85%活性。
        為了適應加工與貯存,可以考慮用如下幾種方式來維持膨化飼料中按要求應有的維生素含量:首先,可以用超量添加法彌補在貯存、加工過程中預期的損失;其次,可以使用熱穩定型維生素作原料;最后,可以采取像添加油脂一樣的方法,在膨化、干燥后再用表面噴涂法添加維生素。
        (6) 擠壓過程中酶制劑的變化
        酶制劑的使用是飼料營養學發展的新熱點。經過廣泛的飼養試驗證明,含磷量不足的日糧添加植酸酶能提高磷的滯留量。在玉米、大豆日糧中添加1500u的植酸酶而不加無機磷酸鹽,其生產性能超過添加需要量的磷酸二鈣而不加植酸酶的對照組(Simons等,1990)。其他研究結果表明,由添加植酸酶而獲得的磷滯留改良效應隨著飼料中無機磷的添加而逐漸退化。因此,為了減少磷酸鹽的浪費,植酸酶必須用于無機磷酸含量不足或者不補充無機磷的日糧。
        4種含有木聚糖酶和β-葡聚糖酶活性的商品性酶添加劑對肉雞小麥基礎日糧的代謝能、淀粉可消化率和戊聚糖可消化率有影響,每一種酶制劑明顯提高了日糧中的小麥表觀代謝能1046KJ/kg,同時淀粉可消化率也有所提高。研究驗證了酶制劑作用模式就是原先假定的降解阿拉伯木聚糖。小腸內也檢出了殘留的飼料酶活性,這說明在養分吸收之后酶添加劑仍保持活性。
        在小麥基礎日糧中添加酶制劑有益于消化率的提高。隨著酶制劑的加入,消化物的粘性明顯降低。結果表明,添加一種酶,就使小麥營養價值提高,能量提高6%,蛋白質和氨基酸提高20%,而生產性能沒有受到影響。
        對肉雞大麥基礎日糧中加酶的效果進行了鑒定,在試驗雞用50%大麥日糧中加一種酶,42日齡的生產性能相當于飼喂玉米日糧的對照組。這一結果暗示,如果用大麥代替玉米,那么大麥就能與有作用的酶一起引用,可以使肉雞獲得好的生產性能。
        對豬來說,在早期生長階段,在植物性原料為基礎的日糧中添加酶制劑有利于改進生產性能。Johnson等(1993)進行了一項研究,采用商品性酶制劑加到25日齡斷奶仔豬的動物蛋白日糧或植物蛋白日糧中,據測算兩種日糧含有相同的能量和氨基酸,但是植物性蛋白日糧中因添加酶制劑而使其生產性能提高18%-20%,動物蛋白日糧則沒有效果。大豬日糧中的加酶也可獲得與大、小麥基礎日糧加酶獲得的良好效果相類似。
        酶的穩定性是確保酶制劑使用效果的前提,熱、ph值改變、壓力和其它酶作用等方面的任一變化都會降低酶的活性。飼料行業中用的酶必須要抵抗影響其穩定性的眾多因素。加工過程中的調質及顆粒壓制時遇到濕熱和加壓,向飼料中添加碳酸鈣或有機酸使PH值發生變化,飼料進入胃后遇到胃酸和胃蛋白酶,這些對酶的穩定性都不利。因此,商品性酶制劑必須穩定,在飼料加工前后有時要間隔數月時間才用。
        經過穩定處理的酶在通過高達90-95℃的顆粒壓制機及30s左右的調質過程之后仍保持其活性。相比之下,未作穩定處理的酶在70℃以上的顆粒壓制環境中難以保持其自身活性的穩定。
        顆粒制成之后進行酶溶液噴霧處理也是一種防止酶失活的有效方法。液體酶的應用特別適用于擠壓、膨化或顆粒壓制等較強烈的加工過程。液體酶可以噴灑在顆粒表面,也可以與脂肪一起噴涂。既可以采用獨立的加工工序進行噴涂,也可以批量式根據需要添加。液體酶通常極不穩定,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一些公司開發出液化的脫水酶,這些脫水酶可溶于或懸浮于像丙稀乙二醇之類的溶劑或其他惰性物質中,在噴霧工序上再獲得水分。

        1. <dd id="euqkq"><noscript id="euqkq"><video id="euqkq"></video></noscript></dd>

              <dd id="euqkq"><track id="euqkq"></track></dd>
              <dd id="euqkq"><track id="euqkq"><noframes id="euqkq"></noframes></track></dd>
              <em id="euqkq"><acronym id="euqkq"></acronym></em>

              137裸交肉体摄影无需要下载_欧美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_2017亚洲а∨天堂无码_884hutv四虎永久